高質量發展系列課題專報之二
深圳創新發展對南通建設具有區域影響力創新之都的啟示
來源:科技工作者建議201803(總第102期) 發布時間:2018-12-28

自2012年被確定為國家創新型城市試點以來,我市通過推進創新型企業培育工程、“三創載體”建設工程和“江海英才”計劃等舉措,加速創新資源集聚,創新實力顯著增強。截至2017年末,我市全社會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達到2.69%,躋身世界創新型國家中等水平。但是,對比蘇南等創新領先地區,我市的創新發展在優化制度供給、發展城市創新文化、構建多層次人才體系和培育創新型企業等方面仍存在不足。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正在打造“可持續發展的全球創新之都”的深圳是全國首個國家創新型城市,在4G技術、基因測序、新能源汽車、3D顯示、無人機等領域已躋身世界前沿。深圳“以創新型企業為主體、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的創新發展理念、模式和具體做法對南通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爭當“一龍頭、三先鋒”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一、深圳創新發展的成功經驗對南通的啟示

作為全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和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深圳始終堅持把創新作為城市發展的生命線,充分發揮先行先試的制度優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2008 年,深圳成為國家高技術產業基地和知識產權示范城市。2014年,深圳成為全國第4個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第1個以城市為單元的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2015年,深圳在福布斯中文網發布的“中國大陸創新能力最強城市排行榜”和中國社科院發布的“中國城市綜合競爭力榜”單上均位居第一。2018年3月,國務院正式批復深圳成為首批建設國家可持續發展議程創新示范區。同年10月,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和美國康奈爾大學等機構發布了《2018年全球創新指數報告》,深圳與香港地區在全球“最佳科技集群”排名中位居第二。

深圳的創新發展實現了從“跟跑”到“并跑”,再到“領跑”的躍升。2017年,深圳全社會研發投入占GDP 比重達4.13%,居全國領先水平,接近全球比例最高的以色列(4.4%)。得益于完善的供應鏈和創新生態體系,深圳成為“高科技之城”、“創客之城”、“硬件產業硅谷”。2017年,深圳市有效發明專利量近10.7萬件,每萬人發明專利89.78件,是全國水平的9.2倍;有效發明專利維持5年以上的比例達86.72%,居全國大中城市第一;有效注冊商標數量累計708114件,居全國大中城市第三;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量84652件,占全國11.36%。同時,深圳的創新驅動還使能耗結構發生了質的變化,經濟增長和資源能耗出現了“剪刀差”。

深圳創新發展的成功經驗對南通有以下四點啟示:

第一,制度創新是推動創新發展的基礎。多年來,深圳堅持以制度創新引領科技創新,通過政府有形的手,撬動市場無形的手,把企業鏈、產業鏈、創新鏈、資金鏈、生態鏈之間互動性和銜接性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相互依存、鏈條完整的專業性閉環。2008年,深圳推出了全國首部國家創新型城市總體規劃。2016 年以來,深圳共制定自主創新“33條”、創新驅動發展“1+10”文件等235條支持企業提升競爭力、促進科技創新、推進人才集聚等“一攬子”政策文件,形成了覆蓋自主創新體系的政策鏈。同時,深圳通過財政金融制度創新,構建了多元高效的投融資體系。以南山區為例,近兩年來,區黨委政府大力實施科技金融扶持計劃,幫助科技企業獲得銀行貸款77.32億元。深圳經驗表明,地方黨委政府應主動加快向服務型政府轉型,努力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同時,建立以政府為引導,以企業為主體,以風險投資、天使投資、商業銀行、產業基金、技術和知識產權交易等為依托的多元化投融資體系,針對創新型企業從初創到成熟的不同成長階段,提供相應的投融資服務。

第二,城市創新文化是推動創新發展的先導。深圳的城市創新文化主要體現在以下三點。一是人文多元開放。深圳是全國最大的移民城市,外來移民占其常住人口的95%,多元文化并存。同時,深圳人口年齡構成年輕,是典型的開放型社會。人文多元開放造就了“鼓勵創新、寬容失敗、腳踏實地、追求卓越”的城市創新文化。二是服務扁平高效。在“中興事件”之后僅三天,深圳便出臺了旨在助力核心技術突圍的“卡脖子科技專項”。此外,雖然廣東省和深圳市的科技主管部門出現過因發生“權力尋租”而被追責的情況,但政府為企業創新提供精準高效服務的態度并沒有改變。三是氛圍“重商向實”。例如,深圳南山區建立了“1+1+N”領導掛點服務企業機制,通過政企直通車,為企業的發展排憂解難。深圳經驗表明,城市創新文化是創新發展的先導和內在動力,而制度是創新發展的外在保障。若兩者能有機結合,則可形成人才流、物流、資金流、信心流、知識流等良性互動的創新文化鏈。

第三,人才是推動創新發展的首要因素。深圳的雙創人才呈多元化態勢。一是多達8萬人的“海歸系”;二是國內人才形成的“孔雀系”;三是“創二代、新二代”形成的深商系;四是華為、騰訊等高科技企業“裂變系”(如騰訊“單飛企鵝俱樂部”)。2016 年以來,深圳采取多項措施激發人才積極性。例如:逐步將科研人員成果轉化收益比例提高至 70% 以上,實施高層次人才機動編制管理等等。2018年3月,深圳推出《深圳經濟特區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條例》,允許科研人員以知識產權直接持股。以南山區為例,作為全國首批雙創示范基地,南山區推出了人才“領航計劃2.0版”,并規定“十三五”期間投入超過60億元用于人才的引進、服務、獎勵等工作。此外,南山區在深圳率先啟動區級人才安居試點工作,多渠道解決人才住房難題。深圳經驗表明,既要推動精英創新創業,也要推動草根創新創業,形成“千軍萬馬”創新創業的局面。

第四,創新型企業是推動創新發展的主體。以創新型企業為主體、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的自主創新模式可以避免科技和經濟“兩張皮”問題。統計學相關度分析表明,自2001年以來,深圳專利申請量與GDP的相關度高達0.9799,居全國各大城市首位。其中,發明專利的90%是來源于企業。同時,深圳市委、市政府十分注重創新與產業、產業鏈的有機融合。以南山區為例,在龍頭企業帶動下,形成了上下游完備的產業鏈,產業集群創新優勢突出。以大疆無人機為例,其核心專利是無人機的點驅電控和攝像頭,而無人機其余部件則是依托深圳完備的產業鏈,由其他眾多中小企業創造出來的。深圳經驗表明,創新需要完整的產業鏈支撐,才能實現產業化。同時,政府可以依靠各類社會組織,培育新型研發機構(如光啟研究院、華大基因研究院等),激發市場活力。

二、南通建設具有區域影響力的創新之都的路徑選擇

南通建設長三角北翼經濟中心,今后應借鑒深圳創新發展的成功經驗,緊抓科技創新“牛鼻子”,在發揮政府引導、市場運作、創新文化引領的基礎上(三個突顯:政府主導作用突顯,市場與企業主體地位突顯,創新生態文化引領作用突顯),推動“創新高端與高端創新”交織并進,推動多鏈融合(企業鏈、產業鏈、創新鏈、資金鏈和生態鏈),加快構建以制度環境和創新要素為支撐(塔基),以創新型企業為主體(塔身),以高科技產業為方向(塔尖)的具有強大創新資源集聚效應的“塔形”立體式創新生態體系,搶占新一輪顛覆式創新制高點。

(一)推進制度改革,優化創新生態

一是加強頂層設計,磁聚創新資源。第一、在對現有制度進行全面梳理的基礎上構建新的制度框架。學習深圳“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特”的理念,放眼全球、超前謀劃。借鑒深圳《國家創新型城市總體規劃》等政策,建立政策的跟蹤、評估和及時完善的長效機制,健全多層次、全鏈條政策法規體系。第二,為企業提供精準服務。日前,我省已建立省委、省政府領導同志掛鉤聯系推進省重大項目建設制度。建議我市建立類似掛鉤聯系制度,并由一名市委常委牽頭,多個政府部門聯合構建企業對接服務工作機制、跨部門協同機制、常態化服務與專題服務結合機制、雙向溝通與服務信息發布機制等4大機制,實施技術創新提升服務、高端人才集聚服務、科技金融助推服務、產學研合作優化服務、創新政策扶持服務和企業形象宣傳服務6大“滴灌式”精準服務,切實解決企業面臨的難題。第三,推進創新載體建設。借鑒深圳“圈層梯度戰略布局和一區多園模式”,加快中創區建設。借鑒深圳與1981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羅德?霍夫曼領軍團隊共建先進材料研究院的經驗,打造“四高”(高等院校、高端企業、高端人才及高端平臺)集聚高地及虛擬大學園。借鑒國家超級計算深圳中心、大亞灣中微子實驗室和國家基因庫等建設經驗,跟蹤謀劃建設一些國家層面重大科學裝置(設施)、創新載體和服務平臺。

二是改革投融資制度,破解創新發展資金瓶頸。第一,根據科技創新活動不同階段的具體特點,為創新型企業推出“成長路線圖資助計劃”,建立無償與有償并行、事前與事后結合、穩定支持與競爭擇優相結合的財政投入機制。特別要探索制定“白名單”,重點扶持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提升核心技術研發與基礎科技創新能力。第二,加大金融扶持力度。由金融辦牽頭,引導金融機構把企業核心技術價值作為融資評審重點,推動社會資本與創新項目有效對接。發揮“南通創業融資服務平臺”功能,增加“江海創投行”線下對接活動頻次。完善“蘇科貸”、“通科貸”等模式,探索推廣“前沿科技貸”服務。鼓勵商業銀行探索投貸聯動,推出“孵化貸”、“成長貸”、“研發貸”、“加速貸”、“知識產權貸”、“集合擔保貸”等科技金融產品。同時,支持創新型企業通過兼并、收購、聯合、參股等形式開展跨地區、跨行業兼并重組。引導企業采取股權融資、債券融資、票據融資等多種方式推動自身跨越發展。以此,形成多系列、多層次、多階段、廣覆蓋的科技金融產品和服務體系。第三,在推動產品、服務和市場創新的同時,健全補償、代償、貼保、貼息相結合的多層次風險分擔機制。

(二)培育城市創新文化,厚植創業沃土

一是滋養江海文化,發展城市創新文化。第一,探索江海文化與創新文化的有機結合。南通的江海文化具有“海納百川、崇文重教、開拓創新”的特質,應在傳承弘揚江海文化的基礎上,大力提倡“包容匯通、敢為人先、敢于創新、寬容失敗”的創新精神,探索建立創新容錯機制,研究制定包括國有資本在內的創新投入失敗免責規定,使一切有利于社會發展的創新愿望和創新活動得到尊重與支持。第二,開展創新教育與宣傳。舉辦“創意月”、“創新大講堂”和“創新大賽”等活動,提高全社會科技創新和科學普及氛圍。通過學校教育、社區活動、各種培訓等多種途徑,提高市民職業技能和創新能力。第三,實施創新文化培育工程。借鑒《深圳文化創新發展2020(實施方案)》,制定長期愿景與行動規劃,推進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創新,提升城市整體功能和形象。實施“文化創新載體、文化創意平臺、文化產業集群”建設,在城市景觀和網絡宣傳等領域,融匯展現城市創新文化,推動創新文化的提升和凝聚。

二是傳承近代工業文明,培育弘揚現代企業家精神。第一,重視企業家精神的創新引領作用。企業家精神是創新的源動力,是企業推動轉型升級的關鍵引擎。要將培育和激發企業家精神放在創新驅動戰略的核心位置,加強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保護,營造尊重和激勵企業家創業創新的社會氛圍。第二,加強對企業家優質高效務實服務。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準確理解企業家精神四個驅動力(個體驅動力、組織驅動力、行業驅動力、政府驅動力)之間的關系,完善相關體制機制,降低企業家創新創業成本,拓寬企業家創新創業空間。第三,重視發掘張謇精神的時代價值。引導廣大企業家繼承和弘揚張謇精神、新時代通商精神,以及專注品質追求卓越的精神,重視文化內涵建設,重視履行社會責任,讓南通涌現出更多“當代張謇”。

(三)完善培育引進機制,打造“人才友好型”城市

一是規劃引領,廣聚高端人才。第一,以全球視野引進“高精尖缺”人才。研究制定符合創新規律、體現知識價值、富有吸引力的高端人才政策包。建立南通海外招才引智工作站,創建海外人才離岸雙創基地,拓展海外引智渠道。實施技術移民制度,探索建立具有國際專業技術資格的人才和技術移民積分制度,突破外籍人才長期居留、永久居留、聘用、流動、評價激勵等政策瓶頸,更好集聚國外各類優秀人才。第二,實施“杰出創新人才培育專項計劃”。建立梯次型資助體系和評審機制,建立從博士(后)到杰出創新人才的成長周期支持機制,增強潛心基礎研究的獲得感,以此發現、培養一批敬業愛國、學術超群、領軍團隊的新時代科技人才。第三,實施高端人才平臺建設工程。加強高等院校、研究機構和重點實驗室的建設。支持南通大學在信息通訊、新材料、新能源、海洋、生物制藥、臨床醫學等重點領域的學科建設。設立南通高等研究院和產業創新研究院,開展先進制造業共性關鍵技術研究開發以及產業技術發展戰略研究,加快重點實驗室建設。

二是降低門檻,廣納青年技能型人才。第一,注重城市“創新群落”和“生態環境”競爭力,營造有利于青年人才成長發展的人才生態體系。以落實《南通市人才發展促進條例》為抓手,加快建立科學化、社會化、市場化的人才評價制度,不斷增強南通招才引智的“磁場效應”。第二,要加強青年人才引進與產業發展規劃的深度對接,以產業結構優化帶動人口結構優化。可借鑒深圳經驗,以“3+3+N”產業為重點,給予企業技能型人才培訓補貼,包括:崗前培訓、技能人才培養評價、新型學徒制等。鼓勵企業建立“首席技師”制度,實施“技能菁英”工程,為3+3+N產業體系提供人才支撐。第三,要完善全過程保障。借鑒“深圳普通高校應屆畢業生引進和落戶秒批(無人干預自動審批)”制度,提供“一點登錄、一窗受理、一站辦結”的快捷服務。同時,采取租賃補貼、購房補貼以及購買共有產權房、承租人才公寓和公共租賃房等方式,確保人才安居。切實解決人才子女就學、家屬工作、健康醫療和獎勵激勵等問題。

(四)改善營商環境,培育國際化創新型企業

一是外引內培,形成“創新企業雁陣”。第一,借鑒深圳高交會、文博會、電子信息博覽會等大型展會模式,定期舉辦國際性科創會展,采用與大數據融合的招商模式、引進高新技術企業、獨角獸企業、科技上市公司。同時,加快培育本地創新型企業,構建從“種子企業”到“領軍企業”的發展梯隊。扶持中小微創新型企業發展,形成“頂天立地”的大企業和“鋪天蓋地”的中小微企業共同發展的創新創業生態。第二,推進創新鏈與產業鏈的精準對接(創新供給與創新需求對接)。注重高端要素集聚與高端產業“相輔相成”,推動“四創聯動”(創新、創業、創投、創客)。促進創新鏈、產業鏈、資金鏈、政策鏈等相互交織、相互支撐。同時,培育技術咨詢與轉讓、無形資產評估、上市策劃、知識產權代理等科技服務中介機構。第三,加快建立與國際接軌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構建知識產權服務和技術成果轉移轉化平臺。參考深圳的《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若干規定》、《互聯網軟件知識產權保護若干規定》等條例,探索將專利、商標、版權、技術秘密等知識產權進行集中管理的模式,推行保護知識產權方面的“行政、刑事、民事”三者合一,從立法、執法等方向保護創新成果。推動跨區域、跨領域、跨機構的技術流通與轉移轉化,建立以知識產權為導向的創新驅動評價體系,使創新成果加速轉化為現實生產力。

二是提高企業外向度,融入全球創新網絡。第一,從宏觀層面看,要發揮南通開放型經濟優勢,突出創新和開放“雙輪驅動”,引導創新型企業把握“一帶一路”機遇,參與國際標準制定,實施跨境品牌發展戰略。借鑒深圳光啟集團設立以色列光啟國際創新總部、成立光啟全球創新共同體基金與孵化器(簡稱光啟GCI基金)的成功經驗,積極開展跨境科技創新合作,深度融入全球創新網絡,提高國際創新競爭實力。第二,從中觀層面看,要以園區為載體,完善跨境創新對話機制,借鑒“深圳-以色列科技項目聯合資助計劃”等成功經驗,探索實施“跨境科技伙伴計劃”和“跨境共建科創園區計劃”。第三,從金融層面看,可借鑒英飛拓收購全球智能IP視頻方案供應商March Networks以及安防視頻監控生產商Swann Communications、大族激光收購以色列激光檢測器械公司Nextec、海普瑞收購國際肝素生產企業等成功案例,引導金融機構從投資前期費用、中長期貸款貼息到運營費用補助等,“全過程”扶持創新型企業到海外科技創新高地設立研發機構,開展研發活動和國際專利布局。


作者:南通大學副研究員、博士 馮俊                

南通大學江蘇長江經濟帶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周威平給予幫助

責任編輯:嚴惠慈                           


青海福彩网3d开奖结果